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电子烟生产厂家排名_电子烟去哪里卖_抽电子烟你们会抽进肺里吗_烟菲烟电子烟加盟有淡季和旺季之分吗_我买的贵公司的电子烟用了半年就坏了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子烟展会 >

竺可桢日记 1943年 - 国立浙江大学 National Chekiang …

时间:2019-02-03 01:1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晨七点起。自余人川,教部及国库所拨各费至浙大者已达一百六十三万元之巨,故校中不应再患缺款,但卅二年度预算迄未成立。一月份经费将照去年数发给,则二、三两月恐仍有困难耳。晨七点起。蔚光昨晚交董士谦《心算术》 ,乃由其子董泽如转来者。谓董系我澄衷同班,查同班中只记有胡洪骋(适之)、郭传治、陈受昌、陈钟英(永械)、葛文庆、张秋元、余承任(早故) .不复记忆董士漉(原名董祖理)其人矣。岂已改名耶!九点借彦堂走往北温汤至崇胜寺,适遇杨家骆自北碚回。余与彦堂绕公园一周后,即至北泉圕,即在大殿内,于去年双十节甫成立。杨为馆长。藏书五万卷,并有四川各地出之金石。有铜器,状如麟凤,其年代尚待研究。有鸥鸦,有翼,作蛇形,彦堂认为殷墟之图案也。又有铜盆,如面盆大小,边缘上有两耳,以手抚磨,则全盆震动。盆底铜作,绘有鱼四根如吐水,盆中水即由此起溅为飞沫,高数寸,全系震动所为。闻高时飞沫可达尺余。杨编《中国学术史》,自汉高祖起,迄宣统,凡三千万言,乃依二十五史中按年〈按>c抽〕取与学术有关各条,加以注脚。定稿只编前汉,比初稿字多两倍,凡二百五太十万言,亦如《图书集成》,为类书。馆中尚存有合川人张森楷(号石亲)著《史记新校注》133 卷及《二十四史校勘记》 ,系傅沉叔增湘处得来者。馆中尚存有姚际恒著《诗经通论》版片全套。教部本聘杨为《教育学辞典》主编,后以与部中宗旨不合,遂辞去,而邵鹤亭继。近闻又合并于编译馆矣。余初知杨在十年前,时渠方初编《人名大辞典》 ,屡得其函索照片及传记,余之不理,忆其为一大腹贾。抗战后,遇之北砖,则俐向儒者。所为工作,虽非特创之研究,但以个人力量,能带出图书八十箱,毅力可钦,故时与之来往。今日彦堂往谈,亦有同一感想。回途遇楚白,渠今日回歌乐山。三点彦堂下山,昨为余书殷墟气象卡辞数片: (一)葵卵卡,其自西来雨?其自东来雨?其自北来雨?其自南来雨? (二)贞:之十二月不其雨?贞:自今至于庚戌不其雨? (三)三四吉其雨丁未卡,贞:及今二月雨? (四)贞:之于戊子(少牢) ,今一月雨? (五)丙申卡,翌丁西酒伐,启,丁明雾,大食日启?一月。(六)圭申大风自北。葵亥卡。贞:旬?三月乙丑夕雨,丁卵明雨,戊小采日雨,风,已明启。(七)昧雪,乙丑卡,贞:今日雪。(八)葵卵卡争,贞:日、止、风、祸?三月。云云。罗斯福在美国〔会〕第78 届开幕之演说提及中国及委员长时,均有长期之欢呼。渠谓1943 年可能在和平大道上获得重大进展,而此种和平须以联合国家所能同意之人道主义目标为中心云。又谓以公正对待所有人类,勿以不义加诸任何一方,在此次争取生存之战争中,吾人应不仅弗忘与之作战之恶劣事物,且应谨志吾人所为作战之良好事物。晨七点起。阅董士谦《心算术》 ,颇饶兴趣,虽无高深学理,但确乎实用。川人称福楠为桶柑,广桶为广柑。北碚因临嘉陵江,而桶柑出自江津,顺流而下,故廉。晨士芳与绍先来。知士芳现在地理研究所为事务员,月薪180 加生活津贴310 元,米一市石。因家中只一小孩,故有五斗半一月可多,因之勉强可以支持。余告以气象局短亏之二千二百元,虽由薪水项下勉可弥补八九百元,尚有一千三四百非赔还不可。因此款系职员伙食账,放士芳袋内为人窃去,但此说是否可靠,则·不得知。责任攸归,此款不得不还。绍先极矮小,比允敏尚矮三四寸,当在四尺九寸左右,合江人。接陈其可函 魏大铭函 1月9日 星期六 北碚晨阴7°。   伪组织与英美宣战。中午北碚浙大同学会中膳。   晨七点起。晨阅馆中期刊。中午至北碚,遇胡定安、李清惊、杨家骆、陆步青诸人。,至兼善公寓。今日北碚浙大同学会聚餐,到杨守仁(农药,中农所)、冷福田(农27 ,同上)、黄有馨(农27 ,中工所)、龚义道(农24 ,复旦)、杨平澜(农27) 、席连之(农29 ,地质所)、陈孝存(工25 ,大明厂)、顾时希(工卅一,同上)、盛机(工卅,汽油厂)、张财光(农卅→,直接税局)、谢觉民(史地卅→,地理所)、张志澄(农药,复旦)、查济民(高工廿,大明厂)。   膳后余对于校中情况作简略之报告,约十分钟。据查君云,大明染织公司渠为经理,每日可出布二百匹,每匹长十一丈余,价二千元左右。此类布均须售与物资局(经济部) ,而部中供给廉价棉纱,故物资局或平价购销处之所以有廉价布,以是故。阴丹士林布亦能织,染料仍多用外国货。据席连之云,焦龙华已赴酒泉,为油矿厂办农场云。三点回。   接俞宗穰函胡肖堂函樊君穆电寄魏大铭、赵丸章函晓峰、陈其可、张梓铭函    1月10日 星期日 北碚昙,有日光。晨6°,晨户外3.护。午后11°。晨七点起。上午开所务会议,讨论本年预算。计研究院全院三百三十七万元,气象所廿六万,占全院8% 。较之过去,百分比已减小。但气象局本年预算凡一百八十万元,计抵院预算百分之六十也。所中概算棒给十一万二千,办公六万三千,购置五万七千,营造无特别二万九千,外加学术研究三千二百元。保管款项下,现共有五万六千元之谱,但其中有五千元借所作流动金,又借五千元与所中合作社,故可存折中四万六千元。次讨论添招练习生等问题,并拟制悬挂中国雨量、湿度等图。二点借蔚光至大明染织厂。厂长查济民赴渝,由顾时希招待参观,并见郑副厂长。据云工人共五百,其中四百为女工,膳宿外给工资平均二百元。共有发电机三部,一为60 马力,一为75 马力,另一为125 马力,已在装制。现有织布机一百卅四架,每天可出布二百匹,每匹四十英码。其中制制服的花布,厂价八百元,蓝布与黑〔布〕则一千二三百〔元〕一匹,即十二英丈,全由物资〔局〕收买,以平价卖与各机关,故价较市上可廉一半。染之一部,仍用外国染料,将来颇成问题也。适裴季衡、刚复来,余等至地质调查所。所长李春旦与曾世英均不在,遇李善邦、周赞衡。四点回。五点半刚复来谈,知刘云浦去浙大与否未定。裴季衡愿去,但车辆成问题。刚复所云资源委员会能得廉价车辆,未必可靠。物资局购布,据云已批交江家巷之平价购销处,由熊祖同核准后,即可付款取物。但此又失之过于乐观,因八万元之物资,甚难一次取得也。据宝垄云,沈呜睡太太姚含英现在松溪,欲调至遵义云。渝市今日起实施限价,计物价656 种,工资212 种,运价38 种。重要者:米每市担520 元,面粉每袋190 元,猪肉每斤14 元,猪油24 元,牛肉8.5 元,菜油8.3元,酱油7.20 元,油条四角,阴丹士林布每匹2450 元,柴每斤0.60 ,人力车城郊每里一元。晨七点起。遵义冬季较渝远冷,非亲身体验不觉。劲夫来谈资委会补助电机、机械、土木三系廿万元,规定为购置设备之用。但李振吾与资委会谈判时稍迟,故此款至一月间始到。其中又经过←电机系学生蔡学林在《电工通讯》上批评资委会,使此款更耽搁。但振吾不得资委会同意,将此款分配作各教授、助教作研究之用。余在渝时晤乙寨,据云未悉其事。后晤振吾,据谓与黄肇兴及杨家瑜谈妥。杨为中大工学院院长,地位与振吾同,不能代表资委会。黄肇兴则为研究津贴,不能报销,惟校中可以作研究材料费用云。晚五点回。希文回寓。余至遵义即觉腹中•5不适,而松松、允敏即觉患胃肠不畅,不知是否因饮水不洁,或素油内有杂物之故。九点半至校。任美锷来。又晓峰借陈乐素来。陈系援庵之子,向在香港,近携其眷属六人来此,费二万元。晓峰为之奔走,由于斌主教及教部资助,仅得万余金而已。午后三点开行政谈话会,到迪生、荩谋、劲夫、谢家玉、晓峰、振公、王欲为及王克章。决定二十开校务会议。本学年迄未开过会议。讨论预算,定龙泉分校之经费为七十二万八千元。去年则为五十六万元,加三成则为此数也。因之校本部尚有三百三十万之谱,即每月廿七万元。此数分配与帽、永、遵三地,而中学尚须得一部份,故经费仍极拮据。工学院因教员少,故钟点多,遂引起钟点问题。大家不肯教十二个钟点,因有若干人如张孟闻、顾谷宜等每周均只教三小时至六小时也。晨七点一刻起。微雪。十点出往拜客。至陈卓如(协台坝)寓,仙龙巷一号叶左之、黄秉维寓,石家堡郭洽周寓(郭新获一子,甚钟意,因郭家有数女而无一子也) ,朱诚中寓,大井坎佘坤珊寓。水恫街三号晤士楷、晓峰。见史地研究室为张荫麟设一研究室,名"东莞室",荫麟遗著及遗物均存在内。次至黄羽仪(杨柳街)及经历司〔街〕黄尊生寓,遇萧仲硅夫妇J午后孔福民来,知本月中遵义将各类货物定价,重庆限价原定以去年十一月底为标准。定价之结果,舟车价目以及白糖肥皂之类均加50% 至70% ,米价亦略加,但不多。只要六个月以内物品不再加价,可算成功。遵义虽未限价,物价己大增。鸡蛋六角一个,今则→元。肥皂等较重庆尚贵。一经平价,价即高涨,此则在中国可称千篇一律者矣。浙大教职幸在团溪华仲麟家定有谷子五百老担,当时价只每担一百七十元,现已涨至三百余元。华家之谷,距城不远,由合作社主持,送至各教员家,每斗只三十九元,较市价只二分之一而已。此事虽系余之主张,但两次赴筑交涉,晋谢总务长家玉之力也。若非谢,即他人往亦不克达目的,因华家损失在三四万元以上也。今日与孔福民谈,向县府所征收实物之米谷,拨一部给浙大。渠谓须依照时价,但谓如中央有明令,可作米贴无偿拨给。按贵州卅一年度田赋征实总额,原定一百四十万市石谷子,实收可得九成。遵义七万八千市石,湄潭三万八千市石,均已征得九成以上。盖以每粮一元征稻谷三市斗,加县级公粮一市斗计,依现时价计→元可抵一百廿元。至于征购军粮,贵州全省原定一百五十二万市石,价自七十五元一石至一百卅五元。遵义军粮七万五千石,每石折价一百元,半为储蓄券。湄潭三万五千市石云。晨七点半起。昨晚松儿发热咳嗽喉痛,余于晚间亦觉喉中不适。上午李乔年来谈,为学生丁锡康〔前作"丁熙康"〕因〔与〕女看护亲昵而被退学事。遵义县中校长刘植培来,谓师范五年级生在该校实习,尚能负责云。而遵师校长霆先艾则谓诸人私相授受。中午学生黄盛智、谢福秀、吴正西来,为本校剧团发起河南旱灾演剧募款,原欲以十万元为目的,但欲另捐款为筹备费。余告以豫灾应募捐,但江浙同乡会定三月四日至九日演京剧,故二者必互受影响也。午后一点半至何家巷十三号教室学生自治会"战后中国问题"座谈会。傅轶群主席,余讲战后中国国民性之检讨,晓峰讲地理问题,顾谷宜讲经济问题,各约廿分钟。次讨论国都问题。六点半借允敏、彬彬、宁宁至柿花园一号俱乐部教职员联欢会,到者坐满。任美锷主席,报告下届已推定任美锷为主任干事,王戚美英为副,劲夫、家玉、佘坤珊、振公等九人为干事。余兴有谭季龙夫妇之昆曲,徐芝纶、萧仲硅、殷元章、余太太等京戏。至九点半回。晨七点半起。戚美英来。中午劲夫、沈开圻、沈尚贤、苏元复、吴文棫、孙怀慈、殷元章七人约在江浙餐厅〈晚)(中〕膳。渠等于膳后〔书面〕提出五点欲学校改良: (一)确定预算, (二)理院迁湄, (三)建筑问题, (四)校产清理, (五)医务问题。其中虽多余逐次欲加以改革者,而一知半解、断章取义亦在所不免。如谓理院迁酒系单独行动,实则工院不愿二年级移湄是一、二年级不能集中湄潭之症结。谓士楷历任审核、顾问工程师、总务委员、秘书等职,近更加"工修"名义攫升过速,未免贻人口实。丁祖炎未孚人望,颇遭物议。樊平章去年教授数学,敷衍塞责,今乃出长一年级,学生深感失望于本校,前〔途〕殊堪忧虑云云。此外尚有一年级之应集中,校务会议之应开而不开,均属余屡次声明应做之事,而限于环境不克实现者。故从此函中即可以看出工学院浙大毕业生对于学校行政之隔阂矣。函中对于戚美英、丁祖炎攻击,似因开除工院学生丁锡康而起,而此事丁实有行为不检之处。惟丁祖炎与戚美英过于亲昵,余己令士楷告诫。但苟能得一善良之医务主任,则戚势必去而人言自息。丁有何行为不检,则余当询诸王劲夫。书系王国松、沈开圻、沈尚贤、俞国顺、苏元复、殷元章、吴文棫、孙怀慈八人出名。晨七点半起。昨天气极好。今日又转变。今日阅呈部〔文〕件,知去夏考新生,遵义第一次,武大、中大、浙大三校50 名(报考164) ,其中报考浙大83 ,取32 。计一年级179 ,二年级183 人。各院之分配:文54 人,理26 人,工120 人,农58 人,师范学院初级104 。教员60 人,其中教授19 人,副教授13 人,讲师16 人,助教10人。据潭附中目前共有学生五百余人,分初中七班,高〔中〕三班,又六年→贯制一班,共十一班。教员薪金每月五千余元。校本部学生一千五百余人,教授九十一人,副教授32 人,讲师45 人,助教79 人,合二百四十五人。又校本部学生1568 人内男1401 人,女167 人。以院计:文130 人,理169 人,工753 人,农271 人,师194 人,研究生28 人,先修班23 人。以年级论:一年级339人,二年级270 人,三年级464 人,四年级368 人。以各系论:中国文学19 ,外国文学50 ,史地61 ,数学32 ,物理40 人,化学82 人,生物15 人,电机207 ,化工244 ,土木110 人,机械192 人,农艺绍,园艺22 人,农化59 人,植病13 ,蚕桑6 人,农经113 人, [师范学院〕教育82 ,国文16 ,史地刃,英语12 ,数学15 ,理13 。研究部:数2 ,生物3 ,化工7 ,农经4 ,史地12 。晨七点起。松儿晚咳嗽甚,故不能安睡。今晨嘱孙祥治拟复部以乙种奖助金>教授名单。本校、分校合共教授副教授为159 名,部定只限人数八分之一,而本校五口以上直系亲属待赌养者,单本校共六十七人,达二分之一。即在六口以上者亦四十三人。现择其中尤急需者卅六人,连同分校五教授报部。如能核准,则六口以上之教授当可得此乙种奖助金矣。因王劲夫等联名攻击竺士楷升级太快,今日查复。士楷与张树森均为河海〔大学〕毕业。张己升教授,而士楷尚为副教授。但张月薪400 元,士楷430 元,但士楷昔为秘书时曾加四十元。自去夏以丁荣南代士楷后,此数即已减去,故士楷之月薪昔为470 ,现为430( 正薪360 加研究津贴七十元) ,较之张树森圳、怀慈(400) 为高矣。此点确不是公允而引起物议。午后开本年度学生救济委员会。到邱渊若、Norgate 罗伟德、梅迪生、王克章及振公、家玉,通过本年春季五个月预算。湄遵永三地预算十三万元,其中以六万元为工读费。又秋季学期遵义一地工读〔费〕五个月一万八千元。推遵师校长塞先艾代李振吾。三,点开行政谈话会。传观教部令不准再添员工及裁撤人员令,讨论本年加薪办法。晚约王劲夫、孙怀慈、殷元章、沈尚贤、沈开折、吴文棫、苏元复晚膳。余以口头答复彼等提出五,点。十点回。今日请朱诚中来为松松诊病。罗斯福发表林肯诞辰演说,谓"吾人不希望在太平洋中,由此一岛至彼一岛,以浪费击败日本之时间,而将采取伟大决定性之行动,将侵略者驱出中国,将中日之天空中为之"。又谓"吾人对于日本之政策,与对纳粹完全相同,即本无条件投降之不妥协政策结束战争"。晨六点半起。松儿今日稍好。梅日来未发气喘,但卧时甚多,有时起作函。渠于去年在歌乐山中央医院割喉鼻时,曾遇上海医学院毕业生胡鸿慈〔补注:胡鸿慈即以后之陶照),交往一阅月,年来通信,常寄气喘之药与梅。余在渝时,又托寄钢笔一支。毕业后曾至昆明,近在恩施服务。校中现缺乏医生,曾有人介绍胡来校,为避嫌计,以不出此为妙。然校中需一主任医师甚急,前日托张荩谋与朱诚中商之。朱现在外行医,收入甚大。每星期六至酒精厂一次,月五百元,来回车资在外。八点半至校。九点乘校车出发。今日同至湄潭者彬彬、乃超、孙怀慈等等。九点开。因柴油车已老,故初行时每数十码即须修理,行数里后渐顺利。车夫关兴汉手术纯熟,-路平安。二点到调潭。熊同和方自中央大学回来,谈中大近况。韩张裕征来,谈被出纳室胡士元辱骂,意颇不平,因发薪数目不符启衅。束星北来谈。又钱琢如来谈。余约钱为下期一年级主任,因樊君穆在一年级教数学不甚得手,近又告假两月回遵看子病,放弃职务殊甚也。钱如不肯,则约润科,总之→年级主任必须解决,也。一月一日由谢家玉约同县长谷炳仑,率宪兵八人前往常家。妇女犹吵闹,雇人持武器,声势汹汹欲动武。经捆绑一人押县署,卒开工。其后虽数次暗中打人,但近已告安息。晚张裕征、陈建功来。又杨守珍来。蔡邦华来。刚复来,谈此间新年(阴历)国乐会演剧学生互相争执事。晨七点起。白锡瑞太太来。此人在员工子弟小学教五年级,不为学生所喜,因教授法不良之故,余己面告之。许鉴明述武汉测候所经济困难之状况。召唐世忠与马宗裕、孙斯大三人来谈。孙斯大述及附中本地学生金仕接与其未婚妻詹发英,因久未迎娶,发生讼案。金来函告发大学师院学生罗源善与詹过从过于亲密。由孙查明后,知此事校中无能为力,但嘱罗生注意而已。余告马宗裕,嘱出纳室胡士元出言不逊,向张裕征道歉。午后孙逢吉谈及阴历新年国学会演剧,主席张兆青、监察邓一桂推孙出面主持。但化学系学生杨浩芳等于演剧时不购票人坐,又不相让。孙请处置。苏步青来。谈及陈建功假研究所-万元无法归还,以"山s Works 《高斯全集》二十五本作价充数。吴文晖来。又王爱予来谈。余嘱其送清华中学亚磨尼亚二磅。下午贝时璋、张孟闻等先后来谈。三点开行政谈话会。到刚复、邦华、孙斯大、韩夫人、建人、翁寿南、唐世忠、马宗裕,讨论校中预算及校务会议等问题。孙逢吉提出惩罚国学会演剧时扰乱会场秩序之学生杨浩芳、蒋泰龙、陈正师三人。讨论结果,杨浩芳记大过-次。晚膳后丁兆辑来谈。又吴文晖来,谈张之毅将去西北,张德粹将去中央大学事。又谈家桢〔来),为缺乏助理养瓢虫,因施九泉已被停职也。晨六点三刻起。作电二通。一致布雷:"中央训练团来电,嘱兼程赴渝。弟初回,校务待理,候车需时,乞转陈准于三月中到渝。乞电复。弟帧。"又致教育部一电,谓"浙大一年级单独在永,耗费甚巨,管理不便,本年决迁湄,请拨建筑费八十万元。训练团延至下期,准否电复。堂"云云。八点张孟闻来,陈鸿逵来。九点晤硕民太太,始知硕民己于昨抵遵义。渠于十一动身,十五即到湄潭,可称神速矣。晤张德粹、张之毅。渠等一拟往中大,→拟至西北,为社会科学研究所调查。余嘱彼等弗同时离校。九点半乘校中柴油车赴永兴。同行者刚复、朱善培、王以德、张复生、江希明夫妇等十余人。十一点到永兴江馆一年级办公室,与储润科、丁思纯、王承基等谈一年级主任问题。因一年级主任樊君穆半年中只到五个星期,以子病回遵,迄未来。各方物议颇多,而在学生方面亦失去信仰,不可挽回,故不得不易人。余劝润科复任,储则推钱琢如,决计侯润科与琢如面洽决定。学生会代表戴继毒来谈。又师院学生程融巨、何宏道二人来,为制服事。主任教官詹行旭君来。中膳后召集学生谈话约半小时。四点出发。乘原车回。至浏河渡附近,因车载木料至化学馆,余等徒步行三公里。晚学生施履吉、金孟武先后均谓校中学风日益颓废,仁、义、礼、智各斋均麻雀之风盛行,真可晴叹之事,而训导孙祁视若无睹。又化学系学生杨浩芳来,谓日前不肯让座者并非杨浩芳,而系别人云。建人来,谈孙斯大(祁)之不负责任,谈及校中医师吴廷桂已辞职。余拟邀东南医学院毕业生李天助来为主任,建人谓恐渠不愿。李之外科胜于王禹昌,而内科亦不弱云云。又谓师范学院遵义籍学生刘礼芳,员工子弟小学拟聘为教师,但刘仍欲继续在师院,因渠成绩尚不致退学也。刘已与师院英文系学生钱学中订婚云。未几,吴廷桂来辞职,余坚留之,允维持至春假云。晨七点起。八点三刻至校。十点半至播声〔电影院〕举行本学期第一次纪念周。余讲新订中美、中英新约及吾人应有之努力,并述及学生戏迷及赌钱之不当,与夫学校经费之困难情形。午后在硅窝井九号寓中开各院研究部章则会议,决定研究生须修毕24 学分方能称卒业;所读学分须以七十分为及格;无故退学,追还公费;指导教授每一学生作二学分计,加一学生作一学分,至四学分为止。五点散。六点三刻起。九点至校。十一点半回。中膳后借允敏至首都别墅隔邻史地研究室陈乐素处。回。在大十字购网板一柄,价一百五十元。此种网球网板从前不过值一元五角而己,因其轻而薄,乃女孩所用者。二点半偕陈卓如、任美锷、苏元复打球。本约纽西兰人罗伟德Norgate ,以下乡故未到。五点至柿花园一号洗浴。晚膳时希文回。渠本年双十〔节〕在步校可毕业,有意入陆大。但须至军校补习,因其所入之十四期只肆业一年,须补习半年始能投考。如以步校毕业资格,则尚须带兵二年,故有人劝其先入外语班。如均不行,则往印度云。渠原来部队第二预备师在腾冲与日人战斗,只剩两千人,且同班军官多患恶疤云云。晨七点起。九点至校。洽周来与晓峰、振公商洽接收训导处事。决定洽周于三月一日接事。关于许丽云与任美锷发生恋爱,决将任美锷调中央大学,李玉林来本校。许丽云已记二大过,拟令其退学。闻许丽云曾语人,谓爱人与夫妻原是两件事,以蒋委员长之伟大,亦有昵爱云云。今日接刘学志函,知戴绍霆不承认余曾交彼250 元以付上期彬彬在附中之膳米。按上学期校中己为彬彬请贷金,但尚未经核定,当时中学方面自费生应交五斗米与百元之菜金。当时余交戴250 元为购米五斗之用。前次在据查得戴并未交米,但云彬彬已由余请贷金,不必交米,余亦未以钱交彼云云。幸当时余以戴所购米价为每斗45 元,与许鉴明来函35 元一斗之数不符,曾去函责问何以相差一日价跌十元,且交款之日并非赶场,故戴如非极端糊涂,即随口说谎矣。晨七点起。九点至校。今日校车开往湄潭,家玉、洽周、劲夫乘车往,孙祁亦同行。张荩谋、胡建人则自湄潭来。建人对于佘坤珊在校务会议提出调查附中事极不满意。李克波来,为学生雷福润在戏园冲突事。成斐然来,谈及司法界之腐败。建人借医生李天助来。李,金华人,上海东南医〔学〕院毕业,曾在芜湖行业,后借孙立人至缅甸。因其夫人在附中为看护,故来此,近欲至红十字会医院。校中缺主任医师,故劝其留此。红十字会会长蒋梦麟、秘书吴兰生均可由余函商也。六点回。晨六点半起。八点半至校。九点出发赴湄,乘1935 号校车,由宝兴司机,车中只余一人。一路平顺,途上见油菜花己满地作金黄色,樱桃尽盛开,道上所插柳树出芽,沿途己现春色。十一点到文庙,途中曾遇洽周与劲夫。到文庙与家玉中膳。邦华与王爱予来,同乘车至永兴。晤钱琢如与储润科。一年级事务己决定请侠武复职。训iI导请姜炳兴,乃教育系讲师也。军训教官虽称五人,但多不负责,如徐钢、王汇东纷纷告假。英文教员方丽韶教法不合,决予以半年薪水,而以宋雪亭代。四点田。硕民、季梁来。又上学期有不准注册学生曹锡华(数二)、毕振民(化二)、朱旭(化二)、尹纪新、刘建新五人,除刘已准借读,尹纪新因病离校外,尚有曹、毕、朱三人近又有二分之一不及格。学生彭景曾(化二)应退学,而胡院长欲令其注册者。四点晤刚复及胡太太,瑛瑛与珊珊。谈及化学馆建筑改图样事,余谓只要不加费用,可用。但告刚复切弗耽误余金生时间,因良有公司无大资本而工资物价日高也。晚膳后此间讲师、助教代表胡式仪、卢庆骏、曹宣龄、吴载德、黄宗甄等六人来,陈述贫乏状况,请发清米贴积欠薪水。津贴按月发,而百元以下能增加津贴廿元。晨六点半起。九点至步兵学校晤牙医张鹏飞不值,回校。午后公路检查站徐站长来告,谓西南公路局科长林淦青将于十七八〔日〕坐薛次莘小车往渝,嘱余同车往。盖萧庆云之嘱托也。晚六点约刘奎斗在寓晚膳。希文亦回。刘君于月底去印度,为写陆放翁《金错刀曲》一阕。按我国量日之远近,首见于《周醉算经》。其书不见于《汉书·艺文志>,首见《隋书·艺文志> ,故著者年代可疑。谓测天之高,先立八尺之竿测夏至日中日影之长。其长在周都为一尺六寸。自周都向南行千里,日影一尺五寸,自周都向北行千里,日影一尺七寸。每千里差一寸。故求从太阳直下无影处至日影长六尺处之距离,以比例法推之,得六万里。依句三股四弦五之关系,由此知日高八万里,日附于天高亦八万里。按夏至中午,暑影一尺六,其纬度为34 。46 ,与洛阳相合。但影差一寸,纬度只差41 ,约合七十四公里,与千里相差甚远。晨六点起。昨晚松儿伤风,闹数次。余则腹痛,吃匿麻一匙,无效。晨起见南窗外梨花白如雪,桃花亦盛开。苏东坡诗:"梨花淡自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。以杨柳街女生宿舍为最佳,老邮局〔为〕次,而何家巷因挤较差,楼上尤甚。学生午睡者甚多,占百分之十左右,半由近日排戏之故。何家巷十一号宿舍最为洁整。女生宿舍以有余岩竹管理,故特佳。四点至旧府中。余前日起腹痛,今日请杨润身医生一诊。谓肠胃有气,服直麻油,并于饭后服炭屑与纳炭酸。晚阅罗贯中著《三国演义} ,其中地理上错误极多。如第四、五两回,曹操刺杀董卓不遂,欲逃往谁郡,路经中牟为关士所获。县长陈宫释之,与之借逃。行三日至成泉荣阳(应向东而反向西) ,至吕伯奢家,因误会杀了吕伯奢。曹操到陈留,寻见父亲。又第六回,刘、关、张战吕布后,迁都长安,把水关与虎牢关己先后降于诸侯,孙坚且飞奔洛阳,而董卓行至荣阳,嘱吕布断后,又与曹操追兵相战。按荣阳即成泉,乃洛阳之东。第十回、第十一回,刘皇叔北海救孔融,吕温侯樵阳破曹操。时曹操在究州,其父隐居琅珊,操派泰山太守应由往琅珊取父曹富来充州,路过徐州、1 ,为太守手下张阔所杀(以上第十回事)。按琅珊在山东,去究何必经徐州、I? 曹操遂为雪父仇而南下,直至徐州城下。后吕布攻人,故允刘玄德之请,与徐州守陶谦和而北向时,吕布已在完州。陈宫告吕布云:"此去正南一百八十里,泰山路险,可伏精兵万人。操兵闻失充州,必倍道而进,一击可擒。"按泰山在完州之北约一百里。曹操自徐州来,何必过泰山? C 补注:按当时充州府治不在今之济宁府,恐在今日济南以北。〕又第六回孙坚至洛阳,见紫微垣中白气漫漫,坚叹曰,帝星不明,贼臣乱国,万民涂炭,京城一空云。四十九回,七星坛诸葛借风,三江口周郎纵火,是皆迷信之谈。午后二点至校。闻近来丰乐桥边,即新城南门外狮子桥东花西花径一带,桃李梨开花极盛,两溪相夹成林,实为此间佳景云。四点开行政谈话会。六点约旧府中内各机关主任晚膳,到第二军械库库长姚亭、监护大队陶章钧、三十五无线电台周台长。尚有四十二厂陈正修不在遵义,步兵学校严主任、张兴南亦未到。校中来者有王劲夫、荩谋、振公、迪生、家玉、洽周诸人。至八点散。晚阅Levy 著《近代科学》。今日中午时借洽周去何家巷三号膳堂-观,则人实太挤,几乎不能立足也。晨六点起。八点至校。今日收拾抽屉,发现民国廿九年蔡先生信二封,乃介绍黄尊生至浙大者。中膳后行至步兵学校开会。浙大时间较步校早三十分钟,故余早到。二点半始开会,到王嘉楠、张一能、孔福民、易炎白、应高岗、廖仲文。谈警卫、交通、招待等事。此次委员长之来,极不机密,街上妇需皆知,故余疑其未必来。住所已指定步校友庄及大楼"首都"。今日会后,余去-观友庄,即昔万武樵所住地也。闻同来者将九十人。单香烟用企鹅牌,每日须廿五厂〔包装香烟的量词,似为"听装"之"听"字的简化写法J,每厂廿五包,每包十六元,即每日一万元云。3月24日 星期三 遵晨11°。阴。昨雷雨后落英满地,但桃梨仍开,而山查花则盛开。   晨六点起。昨购黄皮鞋→双于和平路之源丰商店,去法币四百卅元。战前皮鞋价五六元而己,十元已称贵,卅元则欧美上等皮鞋矣,不料今竟达如此高价也。   八点至校。今日旧府中前以及满城街道均在打刷。中午钱老太太在寓中膳。又上午劲夫来谈,为工院预算事。以为校中对于理院太注重,此乃工院一般之舆论。但湄潭方面则以为理农二院校中视为赘疵。可见看法各不同也。午后五点张卓如司令来,借至工厂一观。今日建人借李天助来。李不愿为本校主任医师,只任特约或兼任医师,一星期来三上午。建人又以新出委员长著《中国之命运》一书。闻此书到筑后,三万本顷刻售尽。晚希文回。   接陈绵干、张礼纲结婚帖胡博渊函陶百川函张治中电寄建人函刚复、邦华等函分校电      3月25日 星期四 遵晨阴冷9°。旧府中之海棠盛开。   晨七点起。今日骤冷,与前日晨相差至十一度之多。交王驾吾制《遵义人物》一文。已交孔县长,因估屈聋牙,不甚适用。今日为中央训练团填曾入团训练各人之考语,此又做校长极不易做之事。上午借家玉至旧府中各实验室一观。午后一点借允敏至蚕桑研究所。途遇作屏夫妇,在所中谈半小时。遇蔡圭侯与其夫人,即慰堂之女公子也,说北京话甚佳。因允敏得慰堂函,故往视之。据作屏云,许元龙(骤)己抵桂林,将来此。回途由香山寺山下至挑源洞江公祠,别允敏至校自治会。   学生代表黄盛智、朱祖培来谈,知此次演话剧《野玫瑰》及《蜕变},六晚共得五万余元,而内外场用去不到二万元。可惜十七晚失去衣包一个,内有谭季龙之皮袍及他件,且将校中无线电收音器中六个灯炮烧坏,损失在万元以上。余嘱渠等嗣后演剧,务必依时开幕,且不必有六天之多。五点半回寓。   接教育部征求翻译人员电寄丁兆骥函建人函(为小学事) 孙怀葱、刚复、张百丰、张霞函寄张治中电      3月26日 星期五 遵晨阴9°,午晴15°。晚雨,闻雷声。石榴叶已满,核桃尚未抽叶。   中国之人口多寡。委员长著《中国之命运》。   阅梁任公《饮冰室文集》卷十,有中国史上人口之统计。列周东迁时为一千一百九十四万人。西汉末为五千九百万人,但光武时只二千一百万,东汉末又至五千••万人。晋武帝时只一千六百万,但南北朝盛时又四千八百万人,南北朝末减至一千一百万。唐天宝时五千二百九十万。以后逐减,至宋真宗时只一千九百万,徽宗时增至四千三百万人。南宋光宗时与金合计为七千三百万人。元初为五千八百万,明成祖时为六千六百万人,神宗时为五千一百六十万。顺治十八年减至二千一百万,康熙五十年尚只二千四百万,但乾隆十四年为一万七千七百四十万,十八年又至二万八千四百万。以上数乃依据《文献通考》、《续通考》、《皇朝通考》等。康熙五十一年下谕,人丁永不加赋,故人口骤增。且各朝计户口法不同。宋李心传著《建炎以来朝野杂记~ ,谓西汉以十户为48 口,东汉为52 口。唐人以十户为58 口。   宋元丰至绍兴以十户为21 口。高宗时浙以十户为15 口, J 11 为20 口。玛儿梭司〔马尔萨斯〕所谓庸调之赋愈增,则人口之数愈减,信然也。道光廿二年有四万一千三百余万,中国之称四万万同胞以此。   晨八点至校。以电话询孔县长,知委员长改明日来遵义。十二点至大仕阁十一号晤孙怀慈,劝其不辞职。又迪生、洽周、羽仪先后来谈。午后两点至校。五点回。晚膳后借允敏至城墙上一走,希文、宁、松同往。   阅委员长著《中国之命运》共八章, 209 页。前四章讲中国之历史,其中三章讲国耻之起源直至不平等条约之取消。第五、六两章最重要。前者讲今后建国工作之重心,分心理建设、伦理建设、社会建设、政治建设与经济建设。劝青年为小学教师、飞机师、自治员如保甲乡长等,为边区屯垦员,为工程师。谓我们中国之民主制度决不以欧美19 世纪个人主义与阶级观念之民主制度为模型。又谓青年战时必立于前线,开发必趋于边疆。为社会服务则深入农村,一扫现在平时则优游于都市,战时远避于后方(p. 154) 。第六章革命建国的根本问题。谓风气之改造在于青年,以救国家、救人民自任,并举历史上孟子、王通、韩愈、王阳明及顾亭林、黄梨洲以为例。在政治上则举武侯、范仲淹、张居正、曾文正四人,眨针目前时弊,以个人的私欲为前提而自以为自由派, (以〕个人的私利为中心而自以为民主,以守法为耻辱,以抗令为清高,告诫学者均应切实体验国父行易哲学的真理与革命力行的精神。又谓我们的国民革命是要建设中国为法制国家。谓人人谨守法定的界限,始可以达到人人都有自由的境域。   接胡博渊、陈子宽寄陶百川、胡博渊函教育部(展期发米电) 张梓铭电      3月27日 星期六 遵晨阴12°,晚雨。晨六点起。八点至校。途遇贵阳防空司令惠济之母出殡,高文伯、孔福民均在送葬。高云昨晚贵阳电话,谓委员长大概不来遵,后得张卓如电话亦同。余即通知谢家玉约今日下午二点出发。羽仪亦拟同往,但以车坏不能载重却之。洽周来谈,自治会代表欲缓行70 分以下不准为代表一条。又机械系学生马逢周来〔函J,谓有马元骥等八人愿去印度人机械化部队。中膳。回。二点借谢家玉乘1935 号车出发,由宝兴开驶并用汽油,但至酒精厂上山时己觉能力不足,略有坡即用头排挡。行至距遵二十三四公里处遇一修车者,修至四点半仍不能上坡,乃回。至农本局与经理沈召滋商,知明日有车往渝,乃即购二票。晨六点起。七点半借王毅侯赴七星岗坐车往歌乐山。因车已开出,二班尚早,遂往都邮街冠生园茶点。遇浙大毕业生(廿六年)张毓静、吴立卓,均土木系。张现为川康营造厂(中华路十一号)主任技师,吴则为成都军校土木工程教官。又遇国立二中校长严立扬与家玉。又遇廿九级化工毕业生徐龙。二点借毅侯至木鱼堡五号晤寅初。渠精神墨宝乐,不减三年前。但对于国事,如胡适之、何浩若之去职极愤慨,对蒋先生则始终了解,即对孔亦觉财长总长处境之困难云。四点下山。~许季菇,发须已全白矣。默君尚未返,余托寅初致意。五点二十分回聚兴村。八点晤彭百川,知中央大学易长之经过。十一点睡。晨六点起。上午至图书馆,并作函数通。下午假寐一小时。接帽潭讲师助教来电,谓将总请假,以米贴等不能依期发足。《管子》所谓"仓廉实而后知礼节,衣食足而后知荣辱",现人将断炊,故虽明知停课于学校有损而于己无益,亦试为之,可悯也。校中前有学生演剧募款作弊事,近有职员用校车载香烟走私事。大家需钱用,不知廉耻之事,层出不穷。故余谓:如此,大学可以不办矣。三点方欲作"战后首都"文,忽欲呕吐。初以为腹疾,后思之乃眼痛也。因房中光线不足,光又自右而来之故。晚团长来巡视一周即去。晨六点起。九点昕梦麟演讲"中国何以无科学"。谓中国向注重道德而不重知识,且所注重在于应用方面。如达尔文{进化论} ,到中国不问其是否合理、真假,而先问其于实用如何b 谓弱肉强食,则群谈瓜分之惨。见一物必询有何用处。中午乘梦麟车至中工路78 号湖南银行中膳。到大学e校长:联大梦麟、月涵,中央经农,中山金湘帆,胡博渊、胡步曾、胡春藻,河南大学王庆广,赖瑾、朱恒壁、王子开、李运华、张洪沉等十八人。议定七条: (一)增加经常费30 50% 为办公购置;(二).生活补助以紧急命令支付; (三)研究补助费队教授400 600 、副教授300一450 、讲师200 300 、助教100 150;( 四)送助教、讲师出国; (五)每人食米改由二斗一至二斗五升,伙食菜占米价60%; (六)米贴或给米或给钱; (七)提前发放经费等七项。晨五点起。六点十分至车站。北碚车原定6:30 开,但至6:40 尚未见车到,而山上已悬一球,知日机己出动。两路口车站秩序即大乱。成都客最多,开车时间元一定,乘满即开。而北碚、青木关车则不依时开,一闻有警报,拥挤不堪,若闻飞机声,必闯大祸。张姓仆原在购票,闻警不告而去b 七点有机报。余于途中遇陈可忠,借至教部防空洞。七点半解除。回聚兴村借一仆至两路口,至九点馀始开,余初无座位,十二点至青木关始得座位。原定在小湾下车,至兴隆场看王惠、何友谅,但以为时过迟未果。)一点馀至北碚。在兼善公寓中膳,单吃一盘鸡蛋、一猪肝汤,去五十二元。晨起。今日虽不泻,但腹仍未愈。晨八点至牙医院晤蒋祝华看牙。知上左第三臼牙张鹏飞所套金crown 巳穿通,张又劝将牙拔去,谓其只剩四分之一在上,而神经己死也。至重〔庆〕大〔学〕晤刘云浦,渠允下年赴浙大。九点半警报,十点半解除。谢家玉来,知渠一时尚不能回。午后二点开气象〔学会〕理事会。到肖堂、晓寰、长望、蔚光,议决七月十九与科学社同时开年会。推定蔚光、长望、国华、宝垄、子政为年会筹备委员会。黄羽仪来谈。四点借长望至小龙坎经济部资委会电工器材厂晤马师亮,遇苏绍文。五点回。晚九点半睡。晨六点起。七点高学淘来,嘱其预备招待英大使西摩。九点在旧府中约洽周、迪生、劲夫、振公、学淘讨论招待事宜,并派振公往晤高文伯,知其又病倒矣。赵元卜来谈,知其曾作论文二篇,在贵阳与重庆得奖。并谈及上次豫灾筹款作弊之毕硕、肖朝旭、宋鹏飞被开除事。此三人均化工四年级,肖能办事,毕则湖南人,以为能号召同乡,二人皆于金钱进出不可靠。宋则一向为同班所信任,但此次竟至伪造戏票而自承,则尤出于意料之外也。左之来谈。十二点至环城路新建成卫生院。徐瑞和请中膳,到胡颂翰、刘震清、孙必仁、胡世炳、丁假生(绍均)、孙怀慈、郑兰茂、刘肇基、刘庚等四十余人。新造卫生院为二楼砖房,共36 间,费二十六万元。头等病房、二等病房各八间,外有产科、外科等及普通病房。二等病房每日取费二十六元云。八点至校。自治会汪积功、谢文治、庄惟、傅轶群、委博生等来,为朱祖培任常务干事,请其继续维持事。余谓朱祖培己记两大过,不应令其再任自治会职务。中午希文田。又钱老太太来。中膳后睡一小时。今日侵晓,梅又发病,于上午七点、十点,下午三点及晚八点,共打囚针。前三针王太太打,晚间陈护士打。梅骨瘦如柴,若非另觅办法医治,吾恐其不久于人世。拟请朱诚中来一商,送梅入卫生院,庶几晚上发病即可打针,不至如目前子夜发病,须七点方可医治也。接萧庆云函宁波旅渝同乡会、叔永、晓峰 6月8日 星期二 遵义晴。晨22°,下午30°。闻布谷。贵州少杜自鸟,而川中杜鹊多,布谷少。   晨四点三刻起。梅今日病稍好。晤朱诚中,嘱下午至寓。晨谢幼伟来,知谢文通与黄疯子争吵事。学生马国钩来谈,谓萧朝旭、宋鹏飞均因毕硕而牺牲。吴志尧来谈。又纱花布管制局沈召滋来谈,知胡颂翰交代未清,尚差三万三千余元。渝总局尹任先已有函来催,并嘱逾期押专员公署云。因余为胡之保人,故沈特来此云。   接地方法院公函,传冉憨森为捣毁萧澄清所开源丰皮鞋军帽店事。   浙大预算遵滔永共体给43 ,500 36 ,500 9 ,700 88 ,700工资- 15 ,000 6 ,800 2 ,000 23 ,800115 加薪14 ,200 11 ,000 3 ,000 28 ,100办公费60 ,000 36 ,000 14 ,000 110 ,000购置8 ,000学术14 ,000特别办公7000 6000 500 13 ,100学生公费6000共292 ,600吴静山来谈目前预算事。知目前每月收入338 , 623 ,除龙泉60 , 000 ,附中16 , 666外,每月实得270 , 290 。故依上表,每月须亏负二万二千元之数。中午资源•委员会技正兼水力发电勘测总队长黄辉(则辉)来校,约在江浙中膳,到霞初、钟韩、芝纶、培华、施成熙、侯女士及劲夫。二点回。   三点半朱诚中来,为梅诊验。据云心脏无病,惟肺弱,兼贫血。现正吃Levix ,每瓶100 粒,三百元,日吃十五粒。朱医赞成梅人卫生院。余定于日内与徐瑞和接洽。五点至合作社开理监事会,到坤珊、沈尚贤、殷元章、孙祥治、迪生等。开票检新理事、监事,只55 票,未达过半数。须催各人再将票寄来,始可决定。六点回。   晚师范学院春孚来。据云教育系对于李相助、卫士生均无好感。又谓毕硕素来行为放荡,赌嫖吃著,无所不为云。   接朱3留先、顾谷宜等函寄谢家玉    6月9日 星期三 遵晨晴23°,下午29°。沈尚贤来,报告调查附中职员祖国材走私,及三月二十五日校车离捕后随带香烟六箱,被遵义缉私机关扣住。原欲取贿五万元了事,以一时无法得款,故将香烟充公了事。此事车夫关兴汉当预闻其事。警备司令部应参谋长似知各人之姓名。同车来者,只有看护陈玉如。陈已往农林部,曾派家玉去问,不得要领。事后并有庶务胡士元、马宗裕、唐世忠陆续来遵,是否交涉香烟不得而知。司机助于费有全于事后即离去。外间谣传颇多,如丁荣南、胡刚复均在嫌疑之列。振公亦谓丁恐有关系,但不主张澈查。余则主张查明其事。荩谋来谈。佘坤珊来谈。五点洗浴。六点回。晚希文回。寄谢家玉函 6月10日 星期四 遵晨阴21°,下午晴27°。杨梅上市。   晨四点即为松儿闹醒,不复能睡。七点半至校。十点半至何家巷。借劲夫赴首都别墅烟类专卖局晤宋振华不值,由秘书蒋君接洽。初询去年及本年有否大批香烟由浙大校车私运被扣情事。据蒋云并无此事,但本年      三月十日曾有附中职员祖国材被扣事。祖乘商车运香烟二万九千支,值七千余圆,以无准运证被扣。当时祖国材被押。据祖口供,谓系湄潭王正清所托带。后由张继哲、夏炎二人保释。至于学校走私,则但闻传说谓有七大箱,值二十余万元,于离遵若干公里外为人所没收,但亦查无实据云云。   十一点至卫生院晤徐院长,告以梅儿病状并欲进院事。据〔云〕院屋有空,近年患气喘者已有十七起,女多于男,有若干人不能吃鸡蛋与馒头。此说余亦闻之于高文伯。   下午胡颂翰、丁绍均等来谈浙江同乡会与浙大共办员工子弟小学事。又招夏炎来。晚招司机关兴汉来,询以汽车运香烟走私事。夏炎初不承认保释祖国材,经余告以亲查有据,始云祖有股本一千元。关兴汉不承认校车被扣(为香烟走私) ,但不承认钓黄鱼则与陈玉如所说不符。关自承向马宗裕要学校封条。   接《大公报上毅侯函教育部颁甘、黔、赣三省高中毕业会考升学办法接曾慎、姚春台晓沧二函刘明水、孟宪承函蔡竟平函源丰号萧橙清函接贺壮予电王伊曾、严振飞、杨臣华、史地图表编篡会顾颉刚等函寄叔永函杨臣华、短彩、王贻蒜函王爱予函      6月11日 星期五 遵晨晴22°,下午28°。而任美愣又不能回,故决计请涂长望回校任史地系主任。高学淘来谈。余询以校车走私事,知近来校车运输监查更不如往时,故庶务主任势非更换不可。荩谋来谈。阅厦大寄来萨本栋对学生之讲演,因厦大学生以运动会而与长汀中学学生动武也。中午回。吴荣熙来。渠系遵义刀靶水人,德国留学,现在兵工学校方千里处,因视父病而回。其父于去年调潭运动会时曾到会。据梦秋云,入六月不雨,米价将大涨。现下秧者只占1/3 ,再半月不大雨,则虽雨亦不能栽秧。又云贵阳师范学院王克仁以学生领米而致闹风潮。缘部中嘱学生食米由学生自运也。二点半借允敏送梅人卫生院,住210 号病房,为二等,日费26 元。闻头等房一二日即可腾出云。寄马小波函谢家玉、涂长望、叶左之、刘明水函 6月12日 星期六 遵晨晴22°,下午睛29°。   百岁老人罗声荣寿庆。   晨五点起。六点有学生来报,谓新到第十师军队因住屋将一浙大学生陆豫如捆绑至经历司四号云。近遵义人罗声荣,生于道光廿三年八月七日,即西历1843年,生于新城龙王庙侧,参与剿川匪蓝大顺之乱及陕西回乱。自陕西回,经商致富。   六十九岁妻黄氏故,又娶江氏,生一女及第八、九子。今岁八月为揽授之辰。其子世华、世显、泽传、泽民于十三日迎养来城,为之寿庆。其寓子尹路333 号,即在校门外。门庭如市,并结彩楼已数日矣。任可渣为之作征文启,余亦为发起人之一。   请罗韵珊作一颂,并写单条云"鼓战播州,得地之厚,灵气所钟,人多上寿。前有蒲公,市臻黄营,百余年间,公继其后"等云云。   午后睡一小时。二点半至校。晚五点学生自治会欢迎毕业同学聚餐,未往。   七点半借允敏、宁儿、钱老太太至播声听音乐会。七点开始,八点半因桃园起火而散。   今日秤得:祯(去衣)101 磅,允敏91 ,梅89 ,宁83 ,松27 ,希文143 磅。   接西康测候所陈永福、王师事是函李振翩(医专)、刘粹中函、寄吕蔚光、胡肖堂、王师载、徐品高、士俊、黄超人函寄英大使馆新闻处、中国史地图表编篡社、戴季陶、陶元珍、中大      6月13日 星期日 遵晨阴22°,下午25°。晚雨,下午五点始。九点馀至子弹库并柿花园一号开教授会。余对于经费作一报告。此外讨论米贴运费提案。在入不敷出之情况下,教员均不愿出运费,但学校则以每月上万元之运费过大,亦不能出。故成一困难之局面。到会者如沈尚贤、殷元章,把薪水与米贴并为一谈,实片面之见。因米贴乃国家所发,学校不过代办而已J 午后睡一小时。三点至旧府中。与苏元复、陈卓如、周恩济打球。今日民众食堂来报告,谓叶元在该店毁物380 余元。晨五点起。八点后大雨。昨市民求雨,而今日竟得雨,亦可谓巧矣。遵湄一带,半月未得雨,稻田下种者已干,而未下秧者则不能下秧,今日雨后得可解除困难矣。闻前日米价每斗已110 元,昨150 。倘再不雨,则二三日内即可至斗二三百元也。今日雨终日,米价稍跌。上午以播声电影院屋漏,未做纪念周。余嘱其将员生谷米送至城内,伸可减少运费。二点半开行政谈话会,到刚复、邦华、季梁、劲夫、迪生、高学洵、洽周、荩谋诸人。决定龙泉二年级生来黔,每人给运费二千元,但借读〔生〕与平均65( 分〕以下者不给旅费。乙种奖助金,决重行分配。晚请卜青芳来校晚膳。八点半回。晨五点起。七点馀至校。作函与叔谅,将公务员进修考察条例寄去。系国府公布,凡高等委任任同一职务五年以上而成绩优良者,如学行体格兼优,可以派赴国外考察一年。余即函叔谅,告以近年办大学已无发展余地,故甚愿出外一游。作各院系教授统计,依教部所定,共教授超出四人,但公共科目体育方面尚超出。助教超出十余人。而职员超出尤多,计156 人,超出五十人之数。三点开预算委员会,支配五十五万临时费,计建筑遵义工院教室与实验室卅万元,湄潭建筑十万元,公共设备十万元,医药五万元。又讨论下年聘任教员,决定薪水各晋一级。在旧府中晚膳。九点半散。刚复来谈,以柬星北函相示,谓张孟闻挑拨物理系何增禄与束星北之感情,因此刚复之意欲将孟闻停聘,余则以为如此不啻强贝时璋辞职,故并不赞同。晨五点起。近来虽得雨,而量不多。自月初迄昨,只33 公厘,其中星期一得18 公厘。昨晚今晨乃大雨倾盆,可以稍苏民困矣。下午睡一小时。三点到〔校〕。晚阅《科学与近代思想》稿,此稿由俞心湛抄录,拟登《思想与时代》,并改名为《科学与社会》。晓峰此次飞行,自渝至美凡一万三千哩,计十五天,为四发动机之巨型机。晨四点半即醒。昨夜睡未佳。晨宁热不复发,今日嘱告假-天。七点半别允敏至校。今晨八点半,遵义托儿所行开幕典礼。吴主席夫人亲临主持,余请允敏代表往。八点由旧府中出发赴车站,邦华、季梁、刚复同行,此外尚有施九泉、张百丰亦同来。此次开车由于刘廷蔚之力,因渠与张继志欲来湄也。未几,刘、张二君亦来。九点开车。车只能开至王家坝,离湄潭尚有九公里之遥。→路甚平}1J9t。十二点至王家坝。吃米粉、莽麦面外,于二点半雇挑夫三人,每人三十元,徒步至湄。王家坝桥为大水冲去,连桥脚亦散布于河底。四点半抵文庙,途遇耕米场胡场长。刘廷蔚等住茶场。晨五点起。六点上滑竿往永兴,行六七公里,适有木炭公路〔车〕来,遂坐公路车。因滑竿需三小时,木炭车一小时可到,滑竿一次八十元,而公路车票价只36 元而已。与姜炳兴、许仁章、琢如、费培杰等谈。据姜云,武景文、陈抱清二人打邮局职员是实,但邮局有意诬攀失款一万余元,经视察员认为不确。又袁功铺、刘名显二人出壁报攻击女生,引起公愤,记过了事。招大维之养女Jl瑞贞及九弟仁甫戚周定之。周系外文,广ß为生物,二人功课均佳。又女生费坤华(化工)、陈仲子(史地)二人,在班上较能作事云。军训教官徐纲温、张权等来,诉生活之困难。决发校中研究津贴,又加房租。教员住宅中幢一万元,连前一万七千二百元。润科来、朱福炘来谈。十二点半乘费培杰之马回。因鞍下之带为绳索,故跑时切两腿如刀。三点半到〈遵〉〔湄〕路上如受刑。至晚解袜观之,两腿去皮均六寸许,红痕甚阔。四点至媚江招待本届毕业生茶点,到九十余人。余与季梁、刚复、邦华、润苍讲演,学生陈永淦答辞。五点散。晨五点起。七点馀至校。阅来往公文。并阅下学年教授助教等升级等事之统计。下午二点至校。开遵义浙大合作社理监事联席会。本年己终结结账,赢余七万余元,营业六十万元左右。下年理事仍为沈尚贤、殷元章、谢家玉、陆翔伯。惟佘坤珊本为监事,现改为理事。下年监事仍为余与迪生、劲夫、荩谋诸人。三点开行政谈话会,决定下年升级。升教授者朱福炘一人,副教授王漠显、吴志尧、胡士煌、刘之远。助教升讲师者朱良壁、过鑫先、(计克敏)。晚六点半请程石泉、顾谷宜、洽周、迪生、香曾、黄尊生、振公、迪生诸人,决于暑期中在酒、遵均举行讲演会。晚大雨,子弹库操场积水成池。寄谢家玉 6月30日 星期三 时雨时阴   晨五点起。晨九点至校。二点至社会部新成立之社会服务处,招待卅二年毕业生茶点,共约到二百人。教职员到者迪生、劲夫、洽周、王克章、杨耀德及黄羽仪,各有演说。劲夫讲事业应要持久,不要见异思迁。迪生讲学生与先生之不同。羽仪谈中国社会之如何应改良,清洁、秩序方面之应整顿,在于社会本身之有善良种子与舆论制裁。耀德讲法兰克令〔富兰克林〕自传。洽周讲浙大之精神,以为批评、分析、合作三种精神之不可缺。当迪生、劲夫起时,均言无准备,余谓元准备方为训词。以王安石《字说}(以)[为〕例,波乃水之皮,则训者言之,川流不绝,信口开河者也。   四点半至何家巷三号看宿舍。又至唐家祠。五点至中兴楼晚膳,系合作社理监事聚餐。七点在柿花园一号开合作社大会,新旧理事长迭为主席(沈尚贤与佘坤珊)。计一年以来营业报告,计收到学校股本二万五千元,普通社员143 ,计645股,共五万七千余元。所办事有食盐、米粮、菜油、肥皂、茶叶、面粉、酱油之购售,并向外边营业(按此为违法事,合作社不应向外)。计九个月营业收入五〔十〕万四千元,其中去进货三十九万元,寄售物品十五万三千元,官息、四千二百元,毛利九万二千元等等,尚余纯益七万七千元。其分配办法:公益金259毛,营业人员159毛,红利30% ,每股50 元,可得三十余元,社员购物30% ,每元可得四角云。下年因学校裁员,政府减米贴,职员自156 人〔减〕至107 人,故合作社职员四人、工友二人之一米贴不能由学校担任,故此合作社将成问题。此数以每月计三千元,即纯益七万之中须减去三万六千元左右也。十一点散会,议决下年仍继续进行。   接叶企孙、子政、季梁函寄谢冠生    7月1日 星期四 遵晨22°。雨。   胡刚复、贝时璋之纠纷。   晨五点起。上午八点刚复来谈生物系事。渠与张孟闻、贝时璋不睦,近以孟闻造谣作为香烟走私之蛮语,语侵刚复、束星北诸人,因之势不两立。故主张不聘请张孟闻,而自兼生物系主任。又农艺系于景让为人率直,而又好攻讦人,与蔡院长积不相能,蔡主不聘,而罗宗洛、贝时璋以植物形态无人教欲留之,亦使刚复为难。   余则主张调张孟闻来遵义,但于不发聘书。   九点至校。叶左之来谈史地系事,晓峰作事亦不按照规矩。史地系教员甚多,而各人所任钟点极少,故渠去后有裁人之必要。职员竟达十二三人之多,下学年拟裁至史地教育研究室,裁至绘图员四人,史地系助理二人。教授方面,钱宾四来遵义费钱甚多,闻汇去二万元外,留遵二月去八千元,此人万不可聘。故下年渠如不来,亦不函约矣。   午后睡一小时。三点至校。四点至社会服务处毕业同学会年会。晚间,化工系学生胡孝璧、童勤文(均浙人)以考试作弊被开除,胡来哭诉,谓童起立看人卷是事实,但渠虽与人交谈,并未作弊,同讲话者彭荣泉仅记一小过。胡又谓此次考德文,张君川指定范围只考两页,这实太不成话矣。   接教育部乙种奖助金卅三人名单(每月合可得一万八百元)    7月2日 星期五 遵晨雨21°。下午23°,阴。晨六点起。八点至校。阅本届毕业生共311 人,其中女生25 人。院别分配:文35 人,理38 ,工178 ,农60 人,此外尚有师范44 人。其中平均成绩在85 分以上者有史地毛汉礼85.4 ,诸暨人;数学秦元勋87.2 ,贵阳人;郭本铁85.6 ,郭县人;物理邹国兴90.0 ,盐城人;化工叶祖游86.8 ,闽侯人;机械王启东,浙黄岩人, 87. 5 ;农经高德根,新昌人, 85.0 。共七人而已。师范五年最初七学期平均85 以上者有:教育李家伟85.9 ,郭县人,一人而已。按王启东即季梁次子,与希文同年生。此次毕业生311 人中,浙江人竟占114 人之多,计三分之一而强。计浙苏湘赣皖闽粤桂黔鄂川滇冀豫晋鲁十六省,内地十八省惟陕甘元人而已。午后二点至校。三点开本届合作社理监事联席会议,到乔年、迪生、陆翔伯、荩谋、劲夫、坤珊诸人,决定本月十日发股息。殷元章、沈尚贤二人以图书馆取回书籍通知有"离校"二字,以为余有意迫彼等走路,又快快,其多心乃如此。晚五点馀又觉肠中气胀。晚田德望、张君川来,为胡孝璧开除时胡自辩谓德文考试范围指定只二页为考试用。今日偶与迪生言之,故张君川来否认此事也。晨五点起。八点至校。杨守珍、吴文晖、贝时璋来谈。午后睡一小时。二点半至柿花园一号开校务会议,到卅三四人。首余及荩谋、洽周、高学淘、钱琢如之报告。又会计吴静山报告经济状况,知去年经常〔费〕收付两抵,相差甚微。亏负约四万五千元,但有收入三万元,足资弥补。去年米贴收支均一百六十二万元。贷金收一百O八万,支→百O六万。工读收支各十一万四千。但生活津贴支出六十五万,收只五十一万,亏十四万元。卅二年经常〔费〕每月(连添班二万四千,先修班二千)二十九万六千(中学年十万、分校月六万在外)。自一至五月收一百四十→万,而支用一百三十九万,尚有账目十万,两可相抵。但单旅费一项计十二万,可知.,L旅费所占成分之大,乃各院向筑渝购物及新聘教员之旅费也。此外透支利息年须七八万元。五个月中米贴收支均为八十二万;贷金收八十四万,付约六十万;生活津贴收十八万,付为四十五万,相差二十七万云。次讨论提案,定下学年上课每学期各十八周,毕业生中化工赵元卜等四人须补材料力学,史地系十余人须补经济与哲学概论。乙种奖助金决照原单分,校不再支配(单见五月十三日记)。次讨论自八月起加研究津贴及本届遵义招生诸问题。通过〈院)(校〕务会议章程。时己十一点。临时朱正元又动议讨论五十五万临时费支配问题。余事先巳报告,此五十五万以五万为医药购置,卅万为遵义建筑,十万为湄潭建筑,十万为各系设备,经各人讨论,迄无结果。至十一点三刻散会。晨五点起。八点馀借允敏至旧府中学。九点至县党部举行毕业典礼,是为浙大十六届典礼。学生可毕业者210 人,应毕业而成绩不全者115 人,其中极少数己离,一部在湄潭未来。今日到党部行礼之学生只一百人左右。来宾到有牟贡三、张一能、党部杨治亚、士绅牟贡三、万仁伟等。九点廿分举行典礼。余述抗战及战后的大学,引黄龙先著({大公报》六月廿八、〔廿〕九二天H 十年教育计划》文,谓依总裁《中国之命运},经济建设十年所需高等专门人材计五十万人。自民元至民卅二年所造就者只十二万人,而目前在校之大学专门生共只六万,毕业生每年只九千人。故欲于十年后达五十万高等专门人材数,势非增加五倍大学人数不可。浙大自民廿七年至今已增五倍。是年毕业生65 人,今年355 。该时(在泰和)全校只三百七十余人,现则计二千学生矣。分校不在内,亦达一千六百人。但国家需求尚须增加五六倍,至全校人数达一万至一万二千人。抗战时期,人力物力两难,抗战后,仪器设备方有办法。在泰和时,有教授、助教130 人,现则连龙泉260 ,故学生增六倍,教员只增二倍。全国现在大学为教员者计约九千人,再加九千,势非大量派遣留学生与扩充研究院不行。次请来宾高文伯、刘震清、王梦等致词,苏步青代表教职员致词,张荩谋报告本届毕业人数。最后学生代表王文彬答辞。摄影散,已十→点半。借允敏回。晚九点半,亦秋、吴文晖、杨守珍、陈鸿逵、吴润苍来谈,亦以贝元过失,不应夺其主任职。三点开行政谈话会,决定下学年九月十日开学。晨五点起。七点半至校。据潭同人回湄。因刚复欲去贝时璋生物系主任一职,引起步青之不满,遂怂恿农学院及文、工各院同人起而反对。实际如朱谱泉不留校而孟闻来遵义,则贝自不愿为主任。若贝时璋聘书不发,则连张孟闻迁遵亦成问题矣。晚羽仪来。又田德望、魏春富来。知有华北(山东)化工本届毕业生张长椿以与田为乡亲,故常至其家,因欲得回夫人之照相为其所拒,恼羞成怒,今日竟敢入田之门,以拳相击,故学校必须处理之。王太太来,为梅打一针。晨王仁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